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走进和平 > 地情资料

林寨小洋楼与解放军的那些故事

作者: 来源:本网 发布时间:2020-12-28 浏览次数:- 【字体:

作者:陈仰天

 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前身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白云医院留守人员组建的东江医院。1948年冬,九连地区粤赣边支队司令部在特殊条件下建立随军医院,随军医院没有固定地址,一开始在九连山的担杆滩开展伤员救治,后随着战斗需要,转移至左坑、杵山背、中八磜、下八磜等地,为便于掩蔽,随军医院被命名为玛丽医院,玛丽医院有11位女医护人员,负责人是被誉为“九连山模范卫生员”的韩华英,卫生队长叫江培荃,是香港进步青年,她在国难当头,毅然回内地参加东江游击队,成为一名抗日女战士;医生是毛海云和刘陶心,毛海云出身贫苦,年仅14岁的就投身革命,后参加东江纵队医疗队;玛丽医院的护士有曾坤送、何珍华、黄青云、吴瑞容、吴群英、张来喜、曾美琴等人。

  医疗队长年累月都在艰难中苦斗。因为没有后方医院,部队打到哪里,医疗队就带着伤病员跟到哪里。每到一个地方,老百姓的柴草间或祠堂,凡是能遮风挡雨的地方,把它打扫干净,铺上门板、稻草,就成了病房。有时候,部队在一打完仗,需要立即转移,不能走动的伤病员,由医疗队带领,到深山老林搭个茅寮,或找个山洞和废弃炭窑,隐蔽起来治伤治病。有时把伤病员分散在老百姓家里。

  为了躲避敌人的包围袭击,医务所在一处住上两三晚,就得用担架抬着伤病员东奔西转。由于敌人的严密封锁,药品十分紧缺,医疗器械更少得可怜,医生们常常用瓦罐代替消毒锅,削尖竹片代替探针或镊子。为了克服缺少医药的困难,因常用的棉花、纱布、绷带太少,队员们就把用过的棉花、纱布收集起来,不怕沾脓带沾满脓血,腥臭不堪,经过洗涤干净、然后用锅头煮沸消毒后再用。常常在药物奇缺的情况下,医疗队员上山采集土方偏方,用中草药来治疗各种常见病。

  玛丽医院的护士,几乎都是参军不久女青年,她们仅具有小学文化程度,从培训班出来一来,就到战地在实践中学会救死扶伤的本领,勇敢地挑起革命战士的责任。在那极端困难的战斗环境中,她们的工作职责,重点是战场救护、外伤处理和连队卫生管理。那时候,战地医院既缺乏医疗技术,又缺乏医疗器械和药品,要将重伤员治好,其困难可想而知。

  在生活极度难苦的情况下,医疗队员江培荃、韩华英、韩元芳、钟云、张春喜等人,化装成农家妇女到山坑采野菜、捡蘑菇、挖竹笋,或到小溪摸石螺、捉青蛙,为部队解决食物。

  1949年5月,玛丽医院迁至林寨镇下井小洋楼,与粤赣边纵队医院合并,命名为白云医院,白云医院在林寨开办半年多的时间,接受60多名从战场上转来的重伤员医治,未出现过一例医疗事故,也无发生过伤员死亡现象。

  林寨下井洋楼是曾任两届和平县县长陈襄廷的休闲会所,建于民国十二年,是仿西洋式建筑,式样与开平碉楼大径相同,洋楼的建筑与布局,完全按照中国传统建筑文化进行设计,在造型和设计上巧妙地结合西洋建筑艺术、其楼顶是中国古代重檐式建筑,光彩照人,厅堂呐喊回音,美不可言;洋楼东南面立柱,西北面砌墙,这样的设计既可纳清凉,又能御寒暑,楼前辟有花园和摇水井,1923年廖承志在林寨乡间度假,曾在小洋楼辅导乡民,推广新潮文化。

  当年从战地转来的伤员陆续转来60多名伤病员,病房设在小洋楼二楼和三楼,一楼是手术和医务室,厨房在小榭,小榭的楼上是医生是护宿舍,是地方较狭,她们打地铺挤在一起。那些伤员有的腿断了,有的胳膊断了,有的肚子被打开花,村子里人常常可见到伤员在花园里康复锻炼,偶尔也能听到手术室里伤员施术痛吟的声音。


  白云医院在林寨,不但对伤病员很贴心,对老百姓也关怀备至,有一天,毛海云发现一群人围看一个背着小孩的中年妇女,原来这位妇女从塘畬村背着发烧的儿子,来到街市,因临急没有钱,在大街不知如何是好,毛海云见小孩脸红耳赤,浑身冒汗,嘴唇青黑,喘着粗气,马上走向前,叫大嫂你跟我回白云医院,我一定会救你的小孩,大嫂含着眼泪说:“妹子,你这么好,你们是哪里的?”毛海云说:“我叫解放军,就住在下井村小洋楼”。小孩在白云医院及时得到救治。

  石镇村陈振汉是革命烈士陈日升的弟弟,他父亲早逝,与母亲相依为命。夏收时节,因牯牛发飙,一场灾难降临在这个不幸的孩子身上。他被牛又斗又踢,身受重病,村里的民兵急送他去白云医院,伤情紧急,需要输血。护士何珍华是0型血,她毫不犹豫卷起衣袖,为陈振汉输血,使他很快得以康复,这是白云医院对人民群众最无私最纯真的奉献。

  白云医院在林寨期间,林寨民众多次去医院慰问伤病员,1949年9月26日夜,我父亲陈小白所在的下镇粤剧团在白云医院慰问演出,节目是《赤叶河》,我父亲是主角,夜晚演完后,回到家中,临产的妻子李桂珍肚子痛,折腾了几个钟头,后来去白云医院向医生求助,江培荃医生来到后,检查胎位不正,她马上叫来担架,将李桂珍抬到白云医院,在江培荃等人的施救下,第二天天亮后,我就降临到这个温馨的世界,父亲中年得子,好高兴啊!为铭感白云医院的恩德,我父亲将我起名为:陈仰天,意旨我来到人间,仰望天空,白云朵朵,丽日蓝天。时至今日,托白云医院之福,让我平安地跨入古稀之年。

  1949年10月中旬,白云医院应召迁惠州市区,被命名为东江医院,1988年,“撤地设市”后更名为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。近期,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军90周年,有关部门决定挖掘“红色军事文化遗址”,将林寨小洋楼定为“九连游击区玛丽医院旧址”,这无疑让林寨古村景区更加焕发亮丽的光彩。

  ------陈仰天


分享到:
【打印正文】
×

用户登录